我的父亲 _房县新闻网

我的父亲

我记着每一个关于母亲的节日,却从来没有想起过父亲,这样的感觉就像我家的日常,父亲的身影,总是在很多需要的时刻才出现,却时常在很多享受的时候被遗忘。

我的父亲,与“严”字从来不搭边,他是我工作的榜样,生活的良师,一直的朋友。

父亲是一位普通工人,早出晚归是他生活的常态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真正在家休息的时间大概只有五天。十二月的冬至,六月的芒种,寒风凛冽又或者艳阳高照,时不时地大雪纷飞又或者倾盆大雨。他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东西而找过借口晚起一分钟,他从来没要求我们姐妹好习惯如何养成,人要如何活的自律,却教会我们比这还多的东西。

今年四月,有个工程离家很远,中午回家是不可能了,他和他的工友,硬是蹲守了一月,我问他累不,他说不累,大工程需要大将,我倒是佩服他的心态。我看着他每天精神出发,疲惫归家,慢慢的才觉着,这么多年他是有多不容易。正如我拙劣的文字:吾觉苦,思父,何苦言苦,何难是难,何艰为艰,挺之!

父亲偏爱我们姐妹,这是我们都知道的。从前上学读书的时候,每个周末父亲都会给我们做好吃的,我们经常玩笑说,吃惯了母亲做的一日三餐,等到父亲来换个口味,大家都能多吃好几碗米饭。父亲听后傻乐了半天,后来他难得的休息都会凑在周末那天。如今已经工作的我,依然享受着父亲的独宠,因为我的休息都是在每个夜班之后,父亲便会从第一个白班算起,然后期待着我的休息日。

父亲向来沉默寡言,不善言辞。可我们姐妹俩烦恼、迷茫、彷徨的时候,总能在他滔滔不绝的开导下豁然开朗。记得大学毕业实习的时候,本来以为在市内,没想到跑了老远,去报道的前一天父亲沉默了。母亲说,你老爹早上起来抑郁了,说他半夜突然惊醒。他想了想说,好孩儿应该志在远方,拘泥于亲情,开不了眼界。母亲说,他其实是舍不得也不放心我走远。很庆幸,学毕择业到现在工作,如今下班回家,不过几十分钟的路程。

我的老父亲,一个为了家庭辛苦努力却不失可爱的人。就像我说的,他从来没有教我去成为怎样的人,从来没有要求我去做什么他认为对的事,我们俩,却在他心目中是最优秀的娃。我很感谢他这么多年来的付出,很佩服他这么多年来的坚持。

龙应台在《目送》里说“所谓父母子女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,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用背影默默的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

很幸运,我们一直在并肩而行。你陪我们长大,我们陪你到老。(□ 作者 谭华敏)